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杜近芳 > 杜近芳的“新梅派”刍议

http://rearcarman.com/djf/176.html

杜近芳的“新梅派”刍议

时间:2019-08-17 01:23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杜近芳的“新梅派”刍议_哲学/汗青_人文社科_专业材料。杜近芳的“新梅派”刍议

  杜近芳的“新梅派”刍议 点击蓝色字体京剧艺术 一键关心好久以来,京剧界就 具有着一种不公道的正常现象:一方面,对本不应当对其艺 术成绩作出过高评价的艺术家,赐与过度激昂大方的过高评价; 另一方面,对本该当对其艺术成绩作出较高评价的艺术家, 却持久不予承认,不克不及作出响应的准确评价。杜近芳便是典 型的一例。我这里所说的京剧界,是从广义上来说的,它既 包罗京剧界中已属凤毛麟角式的耆宿名家,泛博的梨园界内 行,京剧戏曲理论家和戏曲评论家,京剧其它行业的戏曲工 作者(例如京剧戏曲音乐师作者)等等,也包罗京剧票友、京 剧快乐喜爱者和戏迷等,甚至远远地站在京剧圈外只是喜好看看 热闹的人。来自这些方方面面的人的看法最终构成的总的合 力的现状(不是单指某一个方面的看法) ,是对于杜近芳在 京剧艺术上的高尚成绩,不克不及赐与充实的必定和恰到好处的、 科学的评价。仅仅把她定位在“‘梅派’传人”上。从艺术的角度 上来说(无须、也不应当搀杂其它方面的要素) ,这既不确 切,也不科学!记得早在八十年代初,我国于“文革”后第一 次评定京剧表演艺术家职称的时候,因为榜上没有杜近芳的 名字,上海就有人在报刊上撰文愤愤不服地质问职称评定委 员会:为什么没有杜近芳?一次,京剧表演艺术家李玉芙问 我:“您是不是认为杜近芳在梅先生‘梅派’艺术的根本上仍是 有所成长的?”我说:“是的!”杜近芳是在新的时代,以新的视 角,新的概念,添加了的新的京剧艺术音乐语汇和表演手段等 艺术元从来注释和演绎“梅派”艺术的, 并为“梅派”艺术宝库增 添了大量令人耳目一新的精品剧目和个性明显、绘声绘色的 人物抽象。 例如 《柳荫记》 、 《白蛇传》 、 《谢瑶环》 、 《桃花扇》 、 《玉簪记》 、 《佘赛花》 、 《蝴蝶杯》 、 《桃花村》 、 《野猪林》 、 《西 厢记》等新编汗青剧和《白毛女》 、 《柯山红日》与《红色娘 子军》等现代戏,都是她的代表和保留剧目。能够说,杜近芳 是我国解放后承继和成长了“梅派” 艺术的代表人物,是“新梅 派”的创立者。我小我认为,与其把杜近芳在承继“王派”和“梅 派”艺术的根本上, 将两派艺术的利益融冶于一炉而创立的个 性独具的京剧表演艺术称之为“杜派”, 还不如称之为“新梅派”! “新梅派”之于“老”“梅派”的意义和形式, 我认为同“新谭 (富英) 派”之于“老谭(鑫培)派” 的意义和形式,颇为类似。在今人看 来,“新”虽然不似“老”那样古奥, 却有如使“老”从小巧浮图中走 出来, 走向更泛博的人民群众和更广漠的社会六合。 “新梅派” 能够说是起始于“梅派”传人言慧珠。言慧珠是公认的“梅派” 忠诚传人,但言慧珠并没有掉臂同梅兰芳比拟其本身前提的 差距,而一招一式地死学梅兰芳,若是我们把言慧珠和梅兰 芳的统一唱段放在一路加以比力,就会发觉:言慧珠较梅兰 芳的唱法多了一点女性的娇媚,少了一点艰深古奥;能够说, 言慧珠是使 “梅派”艺术从小巧浮图中走出来, 走向通俗布衣 苍生的第一人。可惜,她的步子迈得太小,也没有留下几部 本人个性独具的保留剧目。这条道路却让她的小师妹杜近芳 趟出来了。杜近芳的得天独厚之处是,获得了王瑶卿和梅兰 芳两位京剧艺术大师的宠爱和亲炙。杜近芳的另一个得天独 厚之处是,她有一条无与伦比的生成的好嗓子,她的歌声既 有宽、亮、圆、厚的长处,其宽亮处能同嗓音最好的男旦相 抗衡,而这恰是其她坤旦的弱势地点;她的歌声又兼有音质 纯洁而通明的利益,像潺潺的清泉天然流淌,而这又是曾独霸 一统全国的男旦的弱势地点。她的绝佳先天很是雷同于京剧 花脸行的金少山,能够说将是能在京剧剧坛独步一时,无与 伦比,并世无双的。杜近芳的声音音质纯洁通明,美、媚、 甜、脆,有水音,具有女性声音的全数长处,用如许的声音 塑造女性人物抽象, 男旦们若何能及得。 杜近芳仅在京剧 《野 猪林》中的一句“斟满琼浆贺官人”的[摇板]唱句,便使人有如 洗澡在春风八面之中。她在《野猪林》[缝冬衣]一场中所唱 的 [四平调] ,盘曲跌荡放诞,峰廻路转,如白云吐岫,舒卷自 如,又如霓裳十二,层层叠叠,腔与腔之间,字与字之间的 声音廻环浸湿,有如国画中的滃染法,音乐性极强;唱腔之 美,真是美好不凡,出人意料。她几乎是唱什么什么好,怎 么唱怎样有理!她的歌唱艺术可称全国独步:她不只仅在歌 唱中长于利用评论家所称赏的那种游移不定的小腔,她节制 气味和声音的能力,真如天马行空,欲行则行,欲止即戛然 而止,这种本事无论在“四大名旦”,抑或“四小名旦”那里,我 们都不曾碰见过;也许不单能够说“前无前人”,生怕也将是 “后无来者”的吧!若是您不相信,不妨静下心来细心听一听 杜近芳在《桃花扇》一剧中的那段[反二黄原板](前有[反二 黄摇板],后有[反二黄散板]的唱段。此中“要表达顶天登时一 片丹心”一句中的“片”字,“保时令哪怕是牺牲人命”一句中的 “节”字、 “是”字, 以及“我必定拼万死把恨海填平”一句中的“平” 字, 都能够说是典型的杜氏“绝唱”, 没有第二小我能来得的。 我常对一些伴侣说:杜近芳在《桃花扇》一剧中的那段〈反 二黄原板〉的唱段,是继“四大名旦”和新晋的京剧艺术大师 张君秋之后的花旦唱段的新的“颠峰之作”。若是不信,不妨 一听。我感觉在这里能够换一种审视的角度和思虑的体例, 来假设一下:好比,新编现代名剧《蝶恋花》和新编汗青名 剧《李清照》 ,那里边都有脍炙生齿的大段的成套唱腔,这 些唱腔,任何嗓音较好的男旦都能唱得下来,出格是对于嗓 音较好的张派男旦来说,是不具有什么坚苦的,在我身边就 经常碰到嗓音较好的张派男旦票友能垂手可得地歌唱“绵绵 旧道连天上……”(《蝶恋花》),“想当初梅子青时……”( 《李 清照》 )如许的大段唱腔,而且还挺有味儿;可是,当他们 面临豪情详尽入微,气味摇摆入丝的李香君的大段唱腔时, 却怎样也找不着“范儿”了。这是由于京剧坤旦的花旦歌唱和 表演艺术,都是从男旦那里传承下来的,杜近芳也是如斯, 可是,她却能在花旦的歌唱和表演艺术中,成功地插手了一 些作为一名女性演员所体验到的女性人物的感情世界、心理 和心理要素,并将之艺术化、外在化,使之转化为合理而特 殊的京剧歌唱和表演艺术元素。从而,进一步丰硕了京剧旦 角的歌唱和表演艺术。京剧花旦男演员(若是当前还保留和 延续男旦的话) ,不是同样该当反过来从杜近芳那里进修一 些歌唱和表演艺术,以恰确地表示所扮演的女性人物吗!杜 近芳不只是嗓子好,并且做、表、舞、打以及京白和韵白等 样样都好,演戏出格投入。她演人物豪情传神,入戏深,哪怕 是演一个戏中的副角,都是全身心地投入的。使人们感觉她 演的祝英台就是祝英台;她演的白娘子就是白娘子;她演的 谢瑶环就是谢瑶环;她演的李香君就是李香君;她演的林娘 子就是林娘子;她演的红娘才更接近《西厢记》原箸中阿谁 相府中的使女红娘,而不是贩子中玩皮的布衣家的小丫头儿; 她演的这另一类型的红娘,连创演《红娘》一剧的、作为“四 大名旦”之一的荀派创始人荀慧生大师也赐与了充实的必定; 出格是前面提到的,她饰演的《桃花扇》中的李香君最初所 演唱的那段〈反二黄〉 ,真称得上是声情并茂,并不单单以 歌喉委婉取媚于人,以技巧取悦于人,而是把一个具有激烈 的爱国情怀,非常悔恨误国权奸,秉赋宁当玉碎的高贵时令 和情操,柔情似水而又寒冷如霜的得病在身的弱女子,用恰 如其分的表演,声情并茂地塑造了李香君这一令人信服的人 物抽象,分寸火候的把握完满无缺。再如,她在“梅派”代表剧 《宇宙锋》 〈金殿〉一场中所扮演的赵艳容的韵白,很好地 承继了梅大师的长处, 并有所成长, 她可以或许连系本人的利益, 从人物出发,把赵艳容在皇权重压下的奋不顾身的奋争与反 抗,表示得极尽描摹;其激昻激昂大方处,声如裂帛,直干云 霄。 ……她演的任何一个脚色换了别人来演, 就给人以“演戏” 与“做戏”的隔阂之感。 京剧表演艺术家李玉芙还曾问我:“您是 不是感觉杜近芳在表演行当上有所冲破?”我说:“我认为是的。 例如李香君这小我物,她虽然身在青楼,可她是一个遭到中 国保守文化滋养的、多才多艺的、十六岁的纯情少女,琴、 棋、书、画无所不克不及。在面临国破家亡的危难之境,贪官污 吏们病国殃民之时,亲爱之人的叛变求荣带来的惨痛之中, 却表示出了非常坚毅的刚烈时令。这小我物若是用青衣的路 子来演,就显得太机器、太老成了;若是用旦角来应工,就 会显得太轻佻、太陋劣。李慧芳教员说这类脚色应属闺门旦 应工。其实《拾玉镯》中的孙玉姣和《游龙戏凤》中的李凤 姐,晚年都属闺门旦应工,此刻的良多表演中是用旦角来应 工的,就显得有些轻佻和陋劣。杜近芳成功地使用了京剧里 的这个行当,冲破和成长了这个行当;不外,可惜的是到现 在我还看不出还有谁能承继和演好这个行当的人物!记得 1950 年,在我的少年时代,我还处在对收音机和手摇唱片 机中传出来的梅兰芳大师的漂亮唱腔的无限顶礼跪拜的时 候,突然听到收音机里传出来的杜近芳所唱的尺度的“梅派” 的《女起解》 、 《玉堂春》和《奇双会》等唱腔时,感应她那 充满芳华气味、天然流利、甜美娇媚,新鲜欲滴的声音,比 梅兰芳大师的还要好听。我那时底子不懂得什么“新星”不“新 星”的,对京剧连博古通今也谈不上,但当听到杜近芳的歌唱 时,真的感受到面前竟像充满了明丽的阳光一样。这种感受 没有一丝的编造和夸张。那时候,正如评论家所说的:杜近 芳恰是蓓蕾初开的时候,有的评论家称杜近芳扮像极佳,极 像梅兰芳大师。用一个现代的时髦儿的语汇来说,即她是彼 时京剧界的“芳华阳光女孩儿”。 朋友问我:“你能给杜近芳的歌 唱下几个字的评语吗?”我回覆说:“当然能够!杜近芳的歌唱 如‘乳莺出谷’;或者可描述为‘莺啼暖树’;或者可描述为‘芙蓉 月夜’;或者可描述为‘孔雀春风’。我之所以把杜近芳所创立 的门户不称作“杜派”,而称之为“新梅派”,还由于杜近芳所创 立的门户是沿着“梅派”的京剧鼎新的平坦大路继续向前延长 和推进的。杜近芳所创立的一些新腔、新唱法,无论如何变 化,仍是京剧味儿,“梅派”味儿;她创的腔,清爽流丽、典 雅风雅、不邪不怪、不偏不仄,即令是一些涉高涉险的新腔, 也能做到“逢凶化吉”“有惊无险”, 千变万化, 总不离京剧寸步; 不像有些人创的新腔,越来越复杂,离京剧越来越远,京剧 味儿越来越稀薄,所谓唱戏越来越像唱歌儿或改编的其它地 方戏的腔儿,而丢掉了京剧的本色。当然,我并不是说杜近 芳的每一部戏都是完满无缺的。有些人说杜近芳此刻唱得并 不如个体人说得那么好,为什么处于少数地位的一些人却偏 要对峙对她评价那么高呢?我感觉仍是李玉芙说得对: “这些 人没有看到和听到过杜近芳艺术全盛期间的表演和创作,才 会说出这种不尊重她小我和不尊重她的艺术劳动的话来。相 信这些人只需看一看杜近芳以前表演的录像,听一听杜近芳 以前表演的录音, 就会改变见地了! ”评价一位艺术家的成绩, 当然要就他(或她)的次要艺术勾当期间和所已经达到过的 艺术高度来进行评价。上海有一位王家熙先生,北京有一位 徐城北先生,他们都是戏曲理论专家。他们都极有见识地对 杜近芳的艺术成绩作出过高尚的评价。但他们只说到她在艺 术上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绩,缔造了奇特的演唱艺术气概。 然则, “很高”到了什么程度?“奇特”又到了什么程度呢?似乎 具有可比性的、客观的、公道的量化标准是什么?碍难说出 口。其实,这个具有可比性的、客观的、公道的量化标准就 是: 杜近芳在承继和接收了“王派”与“梅派”丰硕的艺术养分的 根本上,缔造了“新梅派”!当然,这个“新梅派”不只仅是杜近 芳小我勤奋缔造的成果,更是党在那一段汗青期间里所实行 的准确的文艺方针政策指导的成果,也是荟萃于杜近芳四周 的优良京剧艺术家群体对她的扶携提拔和搀扶的成果!可惜合理 杜近芳的盛年期间赶上了“”,漫漫十年只演了一 出戏,否则……虽然,梅兰芳、程砚秋、荀慧生、尚小云“四 大名旦”和踵其后的张君秋等艺术大师在某些方面所达到的 花旦艺术高度(例如在剧目标丰硕程度,表演艺术手段和技 巧的丰硕程度,文化艺术涵养和底蕴的丰硕程度等方面) , 杜近芳还没有可以或许达到,可是,我能够直截了当地说:杜近 芳的得天独厚的嗓音先天(纯美通明的音质--几乎是没有一 点瑕疵的美玉), 以及她使用自若的节制气味的能力,她的 润腔能力, 她的歌唱与念白 (无论京白或韵白, 特别是京白) 的音乐性,她的乐感,她歌唱和表演中真情的吐露和恰到好 处的表达,她缔造的一些绘声绘色的人物抽象更具有时代感 和人民性等等, 在这些方面, 她已达到的花旦艺术的新高度, 生怕也是梅兰芳、程砚秋、荀慧生、尚小云“四大名旦”和踵 其后的张君秋等艺术大师们,所不曾达到的。杜近芳高尚的 京剧艺术成绩是一个客观现实,褒也罢,贬也罢,不睬不理 不予认可也罢,作为一个客观现实,是任谁也无法否认的客 观具有。一个真正的汗青唯物主义者就该当客观、公道地面 对这一现实,并对她作出响应的科学评价!2001 年 8 月 21 日初稿 2002 年 3 月 11 日重修次要参考书目及文献材料: ① 《王瑶卿艺术评论集》 中国戏剧出书社 1985 年 5 月北京 第 1 版 。② 《梅兰芳艺术评论集》 中国戏剧出书社 1990 年 10 月北京第 1 版 。 ③《戏曲群星》 (一)广播出书社 1982 年 2 月北京第 1 版 。④董维贤 《京剧门户》 文化艺术出 版社 1981 年 10 月北京第 1 版 。⑤潘侠风 《京剧艺术问 答》文化艺术出书社 1987 年 5 月北京第 1 版。⑥《中国京 剧史》 下卷第二分册 中国戏剧出书社 1999 年 9 月第 1 版。 ⑦徐城北 《梅兰芳三部曲·之一:梅兰芳与二十世纪》 , 《梅 兰芳三部曲·之二:梅兰芳百年祭》 , 《梅兰芳三部曲·之三: 梅兰芳与二十一世纪》 中国社会科学出书社 2000 年 11 月北 京第 1 版 。 ⑧徐城北 《品戏斋夜线 版。⑨张健民 吴春礼 孙以森 常静之编 《京剧出名唱腔选》 (中集)人民音乐出书社 1985 年 8 月北 京第 1 版。⑩王家熙《京剧梅派演唱艺术特辑》 中国唱片 上海公司出书刊行,1994 年。⑾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台 戏曲科编《京剧小戏考》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0 年 2 月上海 第 1 版。⑿冯宏来 《京剧百家谱》 中国戏剧出书社 1992 年 12 月北京第 1 版。次要音像参考材料:⑴《杜近芳唱腔 选》北京出书社出书刊行,1995 年录制。⑵《杜近芳唱腔 音乐精选》 中国广播音像出书社。 ⑶ 《白蛇传》 (一) 、 (二) 中国唱片总公司出书,1988 年。⑷《白蛇传唱腔选》 (一) 、 (二)北京音像出书社出书,1985 年。⑸《柳荫记》 (全剧 一) 、 (全剧二) 、 (全剧三) 、 (全剧四) 香港岁雄无限公司 中 国广播音像出书社合作出书刊行。⑹《玉簪记》 (上) 、 (下) 国际文化交换音像出书社出书。⑺《西厢记》 (一) 、 (二) 、 (三) 、 (四) 中国唱片总公司出书,1984 年。⑻《野猪林》 (上) 、 (下) 上海声像读物出书社。 ⑼ 《野猪林》 (上) 、 (下) 北京音像公司,1989 年。⑽(俏佳人片子宝库系列) 《红色 娘子军》VCD 中国三环音像社出书刊行,97-011。⑾《凤 还巢》VCD 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出书刊行,97-0175。⑿《穆 桂英挂帅》VCD 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出书刊行,99-006。⒀ 《霸王别姬》VCD 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出书刊行,99-079。 ⒁《谢瑶环》VCD 北京北影录音录像公司出书,99-0110。 ⒂(中国京剧音配像精华) 《白蛇传》VCD 天津市文化艺术 音像出书社出书,01-0163。⒃《野猪林》VCD 北京北影录 音录像公司出书刊行,97-0047。⒄(中国京剧音配像精华) 《西厢记》 VCD 天津市文化艺术音像出书社出书, 01-0084。 ※ ①原文已经首尾删改后颁发于《戏剧之家》杂志 2002 年 第 1 期第 34-35 页。②原文曾未经删改 (只是省略了所列“主 要参考书目及文献材料”与“次要音像参考材料”部门)全文发 表于《京昆艺术》杂志总第二十六、二十七期合刊第 27-30 页(原题:杜近芳的“新梅派”刍议——从杜近芳的演唱艺术 成绩谈对作为“新梅派”的“杜派”的应予确认) 京剧艺术盛世梨 园 戏韵万千长按识别二维码,关心我们微信号: zhongguojingjuren(中国京剧人)

  文档贡献者

  刍议陈派花鼓灯的动作构...

  《四进士》妻子婆一言出...

  “定制营销”理念的前瞻...

  清末保守派的交际思惟刍...

  苏派语文特征刍议

  津派教育家入选尺度刍议

  史料派与史观派分野之原...

  诗法禅化_超越之路_江西...

  关于杜近芳出身的一则史...

  竟陵派诗歌理论刍议(一)

  湖南花鼓戏的保存现状与...

  浅析安徽花鼓灯的气概特...

  湖南花鼓戏引见及典范选...